清音恋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八章
今天一大早,魏无羡自己一人只身走在林间,微风习习,吹在人脸上十分舒服,魏无羡拿起陈情,吹起了忘羡。这是蓝忘机为他奏的曲子,只有彼此知道。
屠玄武时,就是这首曲子定了这段情,一辈子也灭不了的缘。
“好曲子!不愧是老祖”一女子的声音传来
“出来吧,白如婉”魏无羡一听这个声音便知道此人是谁
“好久不见啊”白如婉从树上跳下来
“白如婉,你又想干什么”魏无羡怒视着他
“主人在哪,奴婢就在那了”白如婉听了魏无羡的话,不恼反笑的说
“我不认识你”魏无羡使劲的捏着陈情
“您怎么会不认识我呢我们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啊主人”白如婉深邃的眼睛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魏无羡被白如婉盯得不舒服
忽然瞥见了什么东西,瞬间定住了
白如婉的脖子上大大小小的吻痕刺瞎了他的眼。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这是蓝忘机弄的。
“你们,你们,你和蓝湛做过那种事了”魏无羡有些语无伦次
“是啊,阿湛昨天可凶了,又咬又啃的,我的腰现在还疼那”白如婉委屈巴巴的说
“你说谎!”魏无羡红了眼睛,他不信蓝湛会和别人搞
“撒谎?呵呵,你应该知道吧,阿湛的胸口有一块烙印,后背有三十三道戒鞭,而且...”白如婉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狼狈的人,白如婉十分高兴
“蓝湛的虎牙比其他人小一些。”
完了!
魏无羡跌坐在地上,蓝忘机这个事只有他知道,就因为这个是,他还取笑了蓝忘机一个月那。
既然白如婉也知道,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他的爱人与他人行了房事!
魏无羡的眼睛很好看,而此时却一点光彩也没有。
“亲爱的主人啊,是不是很煎熬?想不想解脱?”
“想”
“拿起剑,割破自己的手腕,你就会到天堂”
“天,堂”
“割吧,割吧”
“好”
魏无羡拿起随便,不带犹豫的想自己手腕割去,白如婉在那里冷笑
“这夷陵老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嘛,还不是被我的蛊术弄死了,一点胭脂就让他崩溃了,算了,回去找湛哥哥吧!”白如婉开心的下了山殊不知,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了
“你愿意成为地府的十殿下吗?”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好”
反正人间已经没有我所留恋的人了
光明已经抛弃了我们,那我就把身心交给黑暗吧。

评论(16)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