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恋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桑仪】中秋贺文

万年沉水的我,在中秋节发个小甜文,有兴趣了就继
续写。
正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是一年中秋,聂怀桑坐在窗前,忆起往事,唇角便悄然勾起。
记得初见蓝景仪时,便觉得这个蓝家小孩真是可爱,与长期活在勾心斗角的自己真是截然不同。
“聂宗主,怎么了?”
忽然被点名的聂怀桑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蓝景仪。
“无事,对了,不必叫我聂宗主,叫我怀桑就好。”
聂怀桑笑着对蓝景仪说
“哦,怀,怀桑”
看着蓝景仪,聂怀桑第一次觉得在这个人面前,不需要有任何伪装,哭是真哭,笑是真笑,一切的情感由心而发。
真是,让人留恋。
再一次见面,蓝景仪满身是血,气息虚弱,不得不说这是聂怀桑第一次慌了,即使在之前算计自己三哥时,聂怀桑也是把握十足。
但这次,他不得不慌了。
望着心上人苍白的脸色,聂怀桑暗自祈祷。
为你及时失去一切也无妨,所以好起来吧。
次日,刚醒过来的蓝景仪忽然瞥见伏在自己床边熟睡的聂怀桑,心下一惊,不过蓝景仪很快正经下来,恶作剧似的捏了捏聂怀桑的脸
“手感真好
正在蓝景仪得意的有捏了捏时,忽然发现一双漆黑的眸子凝视着他,好巧不巧,聂怀桑醒了
“景仪捏的可舒服?”聂怀桑似笑非笑的看着蓝静仪
“聂,聂宗主,是,是你救了我”
“是啊,就是我,你要怎么报答我那?”
“不如”聂怀桑咬了咬蓝景仪的耳垂“就以身相许吧”
看上心上人一脸懵逼的样子,聂怀桑冷笑一声,还是如此,的确,如此不堪之人,他一定厌恶至极,更不要说心悦他了。
正在聂怀桑要走只是,他的衣角被人扯住,回头一看蓝景仪满脸通红的看着他摘下自己的抹额对聂怀桑说
“聂宗主,我,我心悦你”
聂怀桑勾了勾唇说“不悔?”
“不悔
接着,蓝景仪就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那,你就是我的了。
回忆结束
“怀桑,我回来了”
“景仪,夜猎回来了”看着自家的小娇妻,聂怀桑满心欢喜。
“对了,怀桑,思追和大小姐在一起了”
“是吗?”
“当然了,为这事江宗主追杀魏前辈一个早上那。”
“嗯,所以,景仪我们该做些有趣的事了”
说完聂怀桑摘下蓝景仪的抹额,绑住蓝景仪的手轻轻的将人推到在床上
“怀,怀桑哥哥,唔”
“知道了,我会轻点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