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恋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那个最近的情况十分抱歉,我下周三期中考试,手机被没收了,只能在父母不在家是更一下所以十分抱歉,但是大家可以等吗?等我考完试一定好好补偿你们!看文吧友情提示,花怜,冰秋客串

第三十三章

深夜,魏无羡仰在窗前闭目养神,月光微撒在魏无羡身上给魏无羡镶上了一到银边,忽然一双手掐住魏无羡的脖子,魏无羡躺倒在桌上,玄策双眼带着愤恨的怒红着说

“你上哪里去了!”

“咳,咳我去见了一些朋友”魏无羡想要将玄策的手掰开说

“朋友,什么朋友?”玄策加重了力度说

魏无羡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去见了之前认识的花怜夫夫和冰秋夫夫,原本是不认识的,但在一次做任务时不小心遇见的,魏无羡觉得他们是群很有趣的人,便交了个朋友,这回魏无羡心情不好误打误撞来到了鬼市,魏无羡点了几坛酒闷闷的喝了起来

“呦,魏兄怎的有空来我鬼市这边了”一听这语气就知道是花城了

“花兄,你来的正好,陪我喝酒”魏无羡拿了坛酒扔给花城说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花城笑着坐在魏无羡对面

只是无声的陪在魏无羡身边喝酒,两人的酒量都很好,喝了十几坛愣是只是脸色微红

“魏兄夜色已晚了,不如留在这里一宿?”

“不了,我该走了,谢谢花兄款待了”魏无羡伸出手指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口子,裂缝见见变大,魏无羡走了进去,旁边的花城只是叹了口气,

这个魏兄何时才能看清自己的心那?

算了,找哥哥去。

花城走了,旁边搂的一黑衣人捏紧了杯子

回到现在,魏无羡快被玄策掐的喘不过气了,可看看玄策却丝毫没有停手的动作,只是狠狠地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为什么?为什么?”

魏无羡此时也没有听清,他只是不停的扭动着身自想将脖子上的那双手移去,此时玄策恢复了一丝神智他惊的放开手,魏无羡大口的呼这气,玄策手足无措的说

“抱歉,羡羡,我.....”

魏无羡似看穿了他心中想说边说

“好了,玄策,我知道,没事的”

玄策抱住魏无羡,魏无羡拍着他的被轻生的说“好了,好了”

在魏无羡看不见的地方,玄策病娇的笑了笑

魏无羡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下周期中考试要好好复习了那~

第三十二章

此时魏无羡将一只手放在桌上抵着下巴微闭着双眼说

“两位不解释一下之前是怎么回事?”

魏无羡对面的慕容二人快吓死了之前魏无羡一脚踹开自己的房门强迫着他两来到酒楼要了几壶酒摇摇晃晃的喝了一壶慕容清说

“那个这件事....”

“不用说了”魏无羡睁开眼睛说慕容二人原本以为魏无羡放过他了结果下一句就让他们目瞪口呆

“你们是执法者吧”魏无羡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的这可吓坏了慕容二人,执法者本身就是个极其神秘的职务放眼世界也没有几人知道执法者是慕容二人而魏无羡一语道破慕容二人的身份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你....”慕容清语无伦次的说

“看来我猜对了~”魏无羡拿起地上的酒壶一饮而尽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慕容清镇定下来说

“你们猜呀~”魏无羡轻飘飘的说这一举动让慕容二人很想揍他但魏无羡转口就说

“听说你们执法者可以看见世界里人物的心动值和心碎值给我看看”慕容二人瞬间觉得这个转轮王是在太不要脸来你让我们给你看我们就给你看了吗,这不坏规矩吗!

可结果还是给了谁让我们执法者在这里收到压制打不过你啊!

{心动值

蓝曦臣:32

蓝忘机21

江澄28

金凌37

蓝景仪42

蓝思追46

温宁52

薛洋55

金光瑶56

聂怀桑67

玄策70}

“什么嘛,我和玄策明明是一百”魏无羡看着自己和玄策只有70撇撇嘴说

“给我看心碎值”

什么叫给你看心碎值,执法者是你吗!气死了但还是得乖乖给你看

{心碎值

玄策0

聂怀桑0

蓝景仪0

蓝思追0

温宁11

金凌21

江澄38

薛洋0

金光瑶12

蓝曦臣51

蓝忘机67}

“心碎值为一百会有什么效果”

“断缘”

魏无羡不语,他也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间竞对蓝忘机的感情越看越淡了,心碎值竟然这么高。

旁边慕容两人十分焦急,

我没把这位祖宗惹急了吧

“好了,谢谢你们了”魏无羡起身拍了拍慕容清的肩说,转身走了留了一句话说

“我不会说出你们的身份,把酒买了吧”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三十一章

魏无羡和玄策回到云深不知处的几天里可以说是狂虐单身狗了,吃个饭就互相投喂,夜猎时在那里眉眼传情,克制一下自己好不好!

此时魏无羡躺在玄策腿上,前几天魏无羡又犯了家规蓝忘机发他家规吵三遍原本都打算好了只要魏无羡来求一下他他就替魏无羡写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魏无羡转身对玄策说

“玄策,我被罚抄家规了,你替我超好不好”

玄策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温柔的说

“好”

“就知道你最好了!”魏无羡轻轻的在玄策嘴唇上亲了一下美人难得主动玄策按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直到怀着的人面色红润喘不过气了玄策占有似的在魏无羡的下半唇上轻轻一咬,两人对视着数不尽的情和意在此蔓延,只有一旁的蓝忘机面色十分的不好,

曾经魏无羡和蓝忘机也是一样的蓝忘机每次吻她都会在结束是轻轻的一咬,魏无羡经常拿着这是笑蓝忘机直到蓝忘机耳根子彻底红了忍不住魏无羡的调戏了霸道的吻了上去堵住那张口若悬河的嘴

可现在和魏无羡轻吻的人不是他!

是一个只是因为巧合才在一起的人

是一个只是对他好的人

魏无羡是他的,他的!

强大的嫉妒笼罩着蓝忘机但他又能怎么办呢?蓝忘机愤恨的离开了,玄策深远的望着蓝忘机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夜晚,玄策提着一盏灯到云深不知处的后山里,一红衣女子在那里等着他,待玄策走来时红衣女子勾唇一笑说

“怎么样,效果好不好?”

“还可以”玄策说

“嘻嘻嘻,真没想到你竟然也会跟我交换”红衣女子诡异的笑了笑说,玄策像是被提起什么坏事是的皱了皱眉头,红衣女子见了又说

“哎对了药的量继续加大很快他就是专属于你一...”还未等红衣女子说完,玄策就从腰间拔出佩剑顶在红衣女子脖子上说

“我自有分寸,不该问的别问”

红衣女子也丝毫不建议脖子旁的刀只是笑着说

“好,反正我们得敌人一样,目标一样都是要让蓝家万不复劫!”

空荡荡的声音在林子里徘徊,谁也不知从这一夜起一切都变了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番外篇,玄策的一生(说明一下叶良辰正式改名为玄策,那个混蛋赵璐瑶的敢坑我气死了)

玄策小的时候是在父母的宠爱下长大的,他是玄家的小少爷,从小就天资聪颖,仅七岁玄家上下便无一敌手,他的父母很恩爱,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说的就是他们他的母亲长得并不好看也不是什么名门世家的小姐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可玄策的父亲就是喜欢他那,他不顾家里人的阻挠执意将母亲带回来做妻子,终成正果成为一段佳话。

玄策曾以为会一直快乐的与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但他错了在他八岁的生辰宴上许多黑衣人从四面八方袭来,玄家寡不敌众,玄策的母亲含着泪将玄策送进自己卧室的暗道里玄策至今还记得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策儿,好好活下去.....”

从此玄策结束了自己的童年时期,从万人宠爱的小少爷变为需要靠捡破烂谋生的小乞丐从前玄家帮助过的邻居都对他的请求视而不见那是玄策第一回体会到人心的险恶。

玄策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正巧下雪了,玄策躲在角落里意识已经昏暗了,这是一声温柔的声音传进他的耳边

“醒醒,你还好吗?”

玄策睁开双眼,眼前的人身穿云梦江氏的校服,一双桃花眼忽眨忽眨的好看极了。

那人见玄策醒了从身后递出一样东西说

“吃吧”是个刚出笼的包子。

玄策正想问他,远方传来一声

“魏无羡你跑哪去了”

魏无羡急忙将包子塞到玄策怀里喊到

“来了,来了”

魏无羡走远了,玄策狼吞虎咽的吃着毕竟已经饿了好多天了

原来他叫魏无羡啊。

自从这件事后玄策变得开朗了有从新回到之前那英俊潇洒的玄家少爷了,一次偶然的机会玄策被一位世外高人看中带回去自行教导了。

或许玄策也未曾想到之后竟还会遇见魏无羡。

那是魏无羡只是安静的躺在玄策的床上,玄策抚摸着魏无羡的长发在发尖处轻轻落下一吻

我终于找到你了。

魏无羡醒来那个随机作用显效了,在与玄策相处的几天魏无羡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处心竭虑也要为他考虑的人,互通了心意

虽然玄策直到这只是长梦,一个美好的梦罢了,不过还好

我还可以陪在他身边很久...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三十章
蓝忘机等人随着慕容二人来到魂山,眼前的景象却令他们大吃一惊,魏无羡躺在黑衣男子的怀里吃着糕点,黑衣男子宠溺的看着眼前的人,仿佛眼里只剩下怀里这人了,突然魏无羡放下糕点,抬起头吻上黑衣男子的唇,黑衣男子也回应起来,良久,黑衣男子在魏无羡的唇上轻轻的咬了一下,扯出一根银丝,两人面对面不知名的情意在两人周围蔓延
“魏婴!”蓝忘机愤怒的看着魏无羡,他曾一度以为魏婴还是他的,只是现在不原谅自己而已,不过有的是时间可以挽回,但他错了,事实证明魏无羡已经不心悦他了,他心悦上别人了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黑衣男子似乎有些不高兴了,眼神不善的看着蓝忘机,魏无羡亲了亲他的脸颊安慰安慰了他说
“我来”
魏无羡从黑衣男子怀里出来,往慕容二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比口语说
“回去在收拾你们”
又似笑非笑的看着蓝忘机说“蓝二公子,上午好啊~”
“魏婴,跟我回去!”蓝忘机几乎是哄出来的
魏婴是他的,他的!
“我当然会回了”魏无羡笑着说
蓝忘机松了一口气,还好,好有机会,可魏无羡的下一句话又让蓝忘机怒火中烧
“但我要和我的恋人一起回去”魏无羡捧着黑衣男子的脸吧唧亲了一口说
“不可!”蓝忘机回答道
“那我就不回去了,反正这里有吃有喝还有我的爱人叶良辰,多好”魏无羡将头伏在叶良辰肩上说
“魏公子说笑了,叶公子当然可以来”蓝曦臣从后面来说
“真的吗?”魏无羡一听见可以让叶良辰来,高兴的眼睛直冒星星
“兄长!”蓝忘机黑着脸说
“忘机,少说几句”蓝曦臣拉了拉蓝忘机的袖子笑小声说到
蓝忘机没有办法,这是自己兄长的话,不可以不听,只能狠狠地瞪着抢走自己爱人的叶良辰,叶良辰也不看,只是对蓝曦臣说
“那就有劳蓝宗主了,我与阿羡谢过蓝宗主了”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二十九章
夜晚,万籁俱寂,只有偶尔的蝉鸣声在树叶里长吟,点点的星光点缀在墨色的天空上,灯火已熄灭,可有人却在这黑夜中移动
此时的魏无羡躺在地上,地上画着一道阵,旁边的两人交谈着
“准备好了吧”慕容凌面色凝重的说,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当然好了^0^~”慕容清笑嘻嘻得说
“开启法阵把”
“好勒!”
慕容凌拿出一把小刀在手中心割了道小口子,鲜红的血液滴在法阵上,法阵绽放出金色的光芒,如繁星般耀眼,这金色的光芒将魏无羡包围转瞬间魏无羡就消失了,慕容二人松了口气,这个传送镇里可以将人送到指定范围里,之前在魏无羡的酒里下了迷药,让魏无羡暂时昏迷,不过还有个随机作用,醒来的人看见的第一个人会成为他的一切,所以慕容两人打算试试运气,看看这个随机作用会不会出现在魏无羡身上,这便是慕容二人的计划。
望着回,他们可以和好吧.......
“清姐姐,清姐姐”蓝景仪慌张的从楼上跑下来,看见正在喝茶的慕容二人说
“小景仪,怎么了?”慕容清皱了皱眉头说
“魏,魏前辈不见了!”蓝景仪大声的说。
哦?思追和金凌呢?”慕容清对此没有太多惊讶,应为这事就是她干的呀!
“他们去通知含光君和泽芜君了”蓝景仪说
慕容清却在心里笑啊,呵呵,这回都应该吃抹干净了,还喊啥啊!
忽然蓝忘机冲进客栈里似乎有些急迫的说
“魏婴不见了!”
身后的蓝曦臣也来到客栈里同样是十分焦急的神色,这回轮到慕容二人懵逼了,不对啊,不是传送到姑苏蓝氏了吗,这表情不对呀!
忽然慕容清似是想到了什么,打开页面看了传送地点说
“坏了,传送错了!”
此时的魏无羡朦朦胧胧的醒来一黑衣男子坐在他身旁,手里拿了一碗粥温柔的说
“醒了?喝些粥吧”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二十八章
这次的目标是在一个小镇子,镇里安静了数百年,从一开始这镇子里的人的祖辈就住在这里,经历了数百年也从未离开过,其原因就没有人知道了,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不过从前几日起这镇子里有一户人家的儿子死了,之后接连不断的有大户人家儿子身亡,而且都是死的十分凄惨,有人曾目睹了一户人家的儿子好像突然掐住脖子,两眼一番,口吐白沐死了,这件事让镇里人人心惶惶,在又死了两个人后,终于有人憋不住了,听说镇外的仙门百家专治这种邪物于是出了镇子,看见蓝家的人,将镇里的事全数告诉了蓝家人,这两个新来的蓝家小辈不敢马虎,马不停蹄的回到姑苏将事情告诉了蓝曦臣,于是蓝曦臣便让魏无羡带小辈来了
魏无羡大量着这座镇子,按常理说如果死了很多人,这个镇子应该阴气环绕,可是不仅一丝阴气没有,看起来甚至十分精神,似乎还可以在经历几千年,真是太奇怪了!
算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魏无羡想着走进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人看着他们都怪怪的,似乎还带着一点厌恶,仿佛如果不是因为出了这种怪事,就压根不会让他们来!
岂有此理!
再看看身后的小辈们,一个个都是十分的不自在,这也不怪他们,谁被定了这么久会自在啊。魏无羡想通后,带着小辈们来到酒楼,要了几个小菜,几壶酒,看着那店小二嫌弃的眼神,魏无羡真的很想一脚踹他脸上!
魏无羡等人上了酒楼,蓝思追等人才自然开了,不过慕容清和慕容凌从始至终都十分自在,仿佛这些异样的眼神都不存在似的,就是那种,你看你的,我玩我的,咱两个不相耽误似的。
“哎,你们这里有酒啊”一个醉了的老爷爷跑过来说
金凌想吧那人赶下去,被魏无羡拦住,魏无羡微笑着说
“有的,有的,老人家你想喝多少都有,不过我们想问你一个问题
那位老人一听见酒管够,眼睛顿时亮了,连忙答应到
“好好,问吧”
“你们镇里的人似乎很讨厌外来人,这是怎么回事?”魏无羡说
老人斟了一杯酒说
“一看你就是外地人,我们这里原来也十分欢迎外来者,不过...”老人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漏出悲伤的神色说
“忽然有一天来了两个外地人,我们像往常一样欢迎他们的到来,并留他们在这多住几天,他们也应了,但是在他们走后,我们才发现,守护我们镇子的圣杯(是这个镇的圣物,是老祖宗传下的东西,守护着这个镇子面罩邪祟袭击)被偷走了!,镇长几乎是求着外来人,请他们将圣物归还,但外来人没理还骂我们的镇长是畜生,到自己手上的东西还会回来,带在镇长不断恳求下,外地人讲圣物归还了一半,从此以后我们封闭了我们的镇子不允许外地人到来,就成现在的样子了”老人长叹了一口气摇头说
“酒喝完了,我走了”留下还沉静在故事中的几人
魏无羡发现酒喝完了,又要了几壶,丝毫没有注意慕容二人在自己的杯子里加了点料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二十七章
“清姐姐,朋友是什么?”一个蓝家小辈举手问
“哦,那大家认为那?”慕容清显然对这个问题十分感兴趣
“我认为是一种亲密的关系”
“我认为是是亲密无间”
“....”
蓝家小辈叽叽喳喳的如果在之前这种现象是不会发生的因为之前在蓝启仁的课堂上只有统一的答案,但在慕容清的课堂上,你可以发散思维随意的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就是小辈们为何那么喜欢慕容清l老师的原因。
“老师认为朋友最重要的是信任与忠诚,在朋友误入歧途时不予规劝甚至推波助澜反而会伤害朋友,伤害友谊,友谊可以带来快乐让人向往,也会带来困扰增添烦恼,所以同学们要好好对待身边的朋友”慕容清说
“那,清姐姐,恋人之间也需要信任与忠诚吗?”还是哪位小辈
“嗯,是需要,如果恋人之间没有信任与忠诚,那么还会叫做恋人吗?”慕容清说,丝毫注意到魏无羡进来了,正好听见了慕容清说的话
信任与忠诚吗?
自己之前的恋人却一向都没有做到,
信任?在魏无羡被蓝忘机等人逼走的时候就已经消散
忠诚?他们连在自己身死还未到一年就要共娶一妻,还谈得上忠诚吗?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已散
慕容清原本沉浸在课堂中,如果忽视掉系统欠揍的声音【叮-心碎值增加百分之五】
慕容清强扯了一个笑容转过脸说
“老祖来这里所为何事?”
“啊,对了,我们明天去一个镇子除妖,来通知你,顺便点几个人过去。”魏无羡说,转身看了一眼蓝家小辈说
“思追,景仪,金凌,子真准备好与我用去”
“是蓝景仪等人说
慕容清听见了高兴坏了不过因为目前心碎值太高只能
计划提前了!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二十六章
魏无羡与蓝家小辈回到云深不知处,经过这一夜,魏无羡对慕容清和慕容凌看法大变,从前魏无羡只是以为这是两个修为高的读书人,但现在看来,从阵法到护身符一事这两人并不只是读书人啊!
魏无羡从远处望只见两位穿着粉红色长裙的少女一个低下头看兔子不过他好像不太找兔子喜欢,手伸到何处兔子就往别处走,气的他扭头不看了,另一个在一旁宠溺的安慰那人
曾经的魏无羡与蓝忘机就是这样的,这些兔子仿佛和魏无羡有仇是的,总是躲着他但是一见到蓝忘机就一溜烟都跑过去爬他的脚跟了,为此魏无羡经常生闷气,起这些兔子只认识自己的主人见自己就跑,气死了!不过蓝忘机总是将兔子放魏无羡怀里魏无羡顿时眉开眼笑,笑嘻嘻得逗怀里的兔子了
这段时光是多么得自由与快乐,让人向往,希望永远也不要出来
可幻想终究是幻想,现实永远残酷的多,幻想与现实终是遥不可及。
恍惚着魏无羡来到了兔子堆里,一旁的慕容清在魏无羡眼边摇了摇手才把魏无羡的魂招来
“老祖,老祖”
“啊抱歉,走神了”魏无羡回过神来说
“老祖没事吧”慕容凌担心的问
“没事,想起一点往事”魏无羡似乎从回忆中走出来,一丝苦笑在魏无羡嘴角蔓延开来
“啊~小事啊,不过不知老祖来找我们何事啊~”慕容清嘴上说小事但心里却再说这哪是小事,心碎值又高了,还小事!
“对了,下回夜猎一起去吧”魏无羡说,他想到一个方法,在夜猎中看清他们的真目的
“好啊^o^~在云深要闷死了!”慕容凌似乎找到了理由说
“嗯,那等我消息”魏无羡说完后走了,丝毫没有觉察到身后两人的浅笑。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二十五章
魏无羡和蓝家小辈被困在一个阵法中,原本只是一只小妖,但在最后一刻这只小妖自爆怨气将魏无羡等人困住,已经好几个时辰了,这个阵法十分奇怪,总是在差点被破时,又恢复成原样,周而复始总是破不掉。
魏无羡此时思考者这个阵法的规律,头疼的的是这个阵法似乎怎么都看不到漏点,可以称为一个完美的阵法了。
忽然蓝景仪往另一处走去金凌看见了问
“蓝景仪,你不来破阵来那里干嘛”
蓝景仪竟没有反驳金凌的话自顾自的往别处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蓝景仪一剑刺向阵法最强盛的地方
阵法破了,众人走了出来
金凌和蓝思追都蒙了,但蓝景仪却好像早就知道结果似的只是喃喃自语道
“看来清姐姐的方法对了”
“哟,景仪,干的不错嘛”魏无羡勾搭着蓝景仪说
蓝景仪只是羞红了脸说
“魏前辈这都是清姐姐说”
“嗯?他说了什么?”魏无羡有些疑惑的说他是在不知自己也破不了的阵法这个慕容清竟知道
“嗯,清姐姐说-世间万物都有其的对立面,光和暗,高和矮,喜欢和讨厌,强大和弱小,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东西是无缺点的,他表面的缺点会是自己的优点,表面的优点其实是自己最脆弱的弱点!去找他,追寻光的方向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蓝景仪把慕容清说的原话给魏无羡说
魏无羡想着的确十分有道理!属于自己的答案,那我的答案是什么那?
“好好!好道里!走请你们喝酒去!”魏无羡说,却不知身后一股强大的怨气朝他袭来
“砰”只见一个小小的护身符绽放出金色的光芒,像一个巨大的保护罩罩住了魏无羡等人,将怨气挡住,这只小妖竟在最后还想找人陪葬!
不过如果没有这个金色的屏障,可能真的回完!
待怨气消散后,护身符又回到了金凌的腰间,只见金凌也是恨蒙,后来金凌告诉魏无羡说这是慕容凌给他的,说要一直带着
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在往新来的两位老师身上,不由得增添了一份神秘感
这是偶然亦是故意的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