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恋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太无聊了,来更文了
第七章
“啊”
魏无羡从噩梦中惊醒,手心里都是汗
他又梦到蓝忘机等人拿剑指向他冰冷的面孔
太可怕了,这是魏无羡最不想见到的场景,即使在不夜天晚上,也没有那时的慌张,即使万鬼噬身,也没有那时的心痛。
不愿回想,不愿看见,只知道逃避,无法解释
魏无羡从床上下来,穿了一件内衣去外边透透气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亮,如同那个让魏无羡流连忘返的夜晚
“蓝湛”魏无羡举着个糖葫芦笑嘻嘻的说
“嗯”蓝忘机宠溺的看着他
“蓝湛,你看那个花灯好看吗”
“嗯”
“你看那个面具,好好玩”
“嗯”
“蓝湛,你看那糖人,好可爱”
“嗯”
“蓝湛!”魏无羡生气的对他说
“你怎么老说嗯啊?”
“你说的,都是对的”蓝忘机看着他,认认真真的说
“蓝湛,你太好了”魏无羡看着蓝忘机
他是真的这般认为的,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只有蓝忘机在他风采时,未曾表示自己的钦慕之情,在他被万夫指时,未曾抛弃他,邪魔外道的自己,蓝忘机希望将自己藏起来,为他问灵十三载,为他三十三道戒鞭,为他破禁,为他甘愿做万人嫌弃的断袖,一桩桩,一件件任谁也没有如此痴情,蓝湛对他,是真心的好。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那一切都是过去了,现在的他们已经形同陌路
魏无羡看着月亮,一件披风盖在他身上。
“魏兄莫要着凉了”聂怀桑温柔的看着他,眼神和以前的蓝忘机看着他一样,魏无羡一时竟看痴了
“魏兄?魏兄?”聂怀桑看着魏无羡没反应问
“啊,嗯,睡不着出来透透气”魏无羡挠挠头说
“嗯,不过外面凉,进屋吧”聂怀桑知道,魏无羡一定又梦到之前的事了,不过还是要谢谢蓝忘机等人,让我有机会夺回魏兄,聂怀桑眼睛闪了闪
“嗯,走了”魏无羡往屋里走,朝聂怀桑招招手
“来了”聂怀桑跟上魏无羡
他的魏兄还是那么单纯啊




评论(8)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