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恋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all羡】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第六章
静室
魏无羡懒懒散散的躺在床上,手上把玩着陈情,不得不说,最近太清闲了!
最近一点邪祟作祟的事都没有!
莫不成是白如婉的祝福之力?
想起这事魏无羡还是有些疑惑
美丽与丑陋
祝福与诅咒
幻羽镇的故事到底是什么?
不想了,魏无羡走出静室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大吃一惊
白如婉抱着兔子,蓝忘机在那里温柔的看着她,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魏无羡都从来没有看见过蓝忘机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过他
一次没有
“白姑娘,外面冷,我们进去吧”
这竟是江澄说的
此时的江澄收敛了往日的冷酷和阴冷如同邻家公子一般
“可我还要等魏公子醒来”
“没事啦,让魏无羡睡着吧,睡死了最好”
睡死了,最好?
你们,蓝湛,你也是那么认为的嘛?
“嗯”熟系的样貌,熟悉的气息,声音却是冰冷的 眼神也从温柔变得嫌弃
这无疑让魏无羡坠到了谷底
魏无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出去的,只是白如婉在魏无羡走后漏出个阴险的笑脸,有很快掩藏下去
终于,这绝望的滋味该轮到你好好尝尝了
魏无羡坐在树上,树下是天子笑的空酒坛,任是多么能喝的人,喝了那么多酒,也会醉了只见魏无羡拿了个酒坛说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没看见我行不行”
可回答的那个人,此时正在别的人身旁
“恨吗?”一个黑影票魏无羡身后,冷冷的说
“恨”
“想把他们抢回来吗?”
“想”
“那就去吧,遵从你的内心,杀吧,冲破束缚,把那个忘恩负义的人杀了吧”
“我要..杀了她”
魏无羡招来随便,走向白如婉的房间
黑影笑笑说
“主人,我完成任务了”
魏无羡回过神时,随便已经插在白如婉腹部,
我到底,干了什么?

评论(13)

热度(161)